【Special Book新写短篇】菲托亚城 落成典礼

菲托亚城 落成典礼

作者:理不尽な孫の手

翻译:陈柏伸(台湾角川翻译)

  

  菲托亚领地。
  这里是由于转移事件而失去了一切的场所。
  为了复兴此处;丧失了许多性命。主动挺身而出的绍罗斯·伯雷亚斯·格雷拉特因为王宫内的阴谋而遭到处刑,企图支配菲托亚领地而支援复兴工作的大流士上级大臣因为势力斗争而死……若是改朝换代的新王,爱丽儿·阿涅摩伊·阿斯拉没有宣言要致力复兴菲托亚领地,或许不会复兴到如此程度。
  没错,菲托亚领地的复兴在动荡时代的背后,悄悄地受到诸多有力人士的支援而稳定地进行。
  而这天在菲托亚领地的中心地区,过去曾是要塞都市罗亚,现在被称为「新生罗亚」的城镇完工了某个建筑物。
  那是座城堡。
  不,大小并没那么浮夸,顶多只算是堡垒,若是与阿斯拉王国首都的贵族街道相较之下,那栋建筑物的大小顶多只能称为宅邸。
  然而,那是在发生灾害前的罗亚中心不可或缺的地标。
  那栋建筑物虽然确保了地点,但长期以来都没动工。
  那是因为现任领主詹姆士·伯雷亚斯·格雷拉特不会靠近菲托亚领地,将其视为在复兴的过程当中不需要的场所。
  当那栋建筑物开始动工之际,人们便明白复兴正在顺利进行。
  而当它完工时,协助复兴的人们都如此心想。
  终于复兴到这一步了。
  闻名遐迩的大贵族居住的宅邸,终于回到了这块土地。
  因此,菲托亚领地的现任领主詹姆士决定盛大举办这场落成典礼。
  他恳求阿斯拉国王爱丽儿·阿涅摩伊·阿斯拉,希望能举镇办理祭典,邀请诸多贵族前来刚完工的宅邸参加落成典礼。
  爱丽儿欣然答应,并命令在场的所有贵族都前去参加落成典礼。
  而这件事,也传到了位在拉诺亚的鲁迪乌斯·格雷拉特这边。
  

☆ ☆ ☆

  
  「如此这般,我们开始作战会议吧。」
  「好的。」
  「知道了!」
  夜晚,三名女性聚集于格雷拉特家的一间寝室。
  这是格雷拉特家定期举办的女子会,已经不晓得开过几次。
  平常会有许多女性参加的这个会议,今天只有三名出席。
  「这次,我们要参加预定在新生罗亚举办的派对。」
  议长希露菲抛出了这次的议题。艾莉丝闻言后提出疑问。
  「那又怎么样了?」
  她们近来对于参加这类派对也已经习以为常。
  艾莉丝想说的是「既然要参加就是和平常一样吧。有什么话好说的?」。
  当然,希露菲也很明白这点。
  「好啦,先听到最后。那个,这次的派对名义上是要庆祝菲托亚领地复兴,但实际上由于复兴状况相当顺利,所以似乎变成了一个要让周遭明白『伯雷亚斯家正在逐渐取回权力』的集会。」
  「是这样吗?」
  艾莉丝对坐在旁边的洛琪希抛出疑问。
  「就算问这种事,我也不晓得……不过,我知道人族基本上不会无意义地召开派对,这种活动多半都是用来炫耀权力、表明彼此立场之类含有政治意图的成分。」
  「魔族会无意义地开派对吗?」
  「嗯,尤其是魔王陛下特别会没来由地举办派对喔。」
  「感觉那样比较有趣呢!」
  「虽说如此,但我听说这其实相当折腾负责准备的工作人员……不过由于是纯粹为了享乐而举办派对,事实上应该还是满有趣的……不过我是偏远乡下出身的孩子,从来没参加过就是。」
  「嗯咳。」
  听见希露菲的一声轻咳,两个人顿时正襟危坐,等待她继续说明。
  「平常我们都是以鲁迪的妻子身分参加这类活动──换句话说,立场上并不是贵族,而是爱丽儿大人的客人。因为几乎所有贵族都知道鲁迪是把爱丽儿大人推上王位的功臣,顶多是偶尔会被人在私底下说闲话,也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问题。」
  爱丽儿·阿涅摩伊·阿斯拉取得王位的过程,如今已经过相当多的杜撰被流传于世。
  尤其是佩尔基乌斯出现在王城的那个高潮事迹,还被冠冕堂皇地窜改成「爱丽儿透过物理的方式排除了所有碍事的贵族」,让那些与爱丽儿敌对的贵族都为此不寒而栗。
  因此,鲁迪乌斯一家人身为执行部队,台面上没什么人敢对他们说三道四甚至是直接出手。
  「不过,这次不同。因为这次有许多以前无法踏入阿斯拉王城的乡下中级贵族也会参加。」
  乡下的中级贵族──换句话说,就是对鲁迪乌斯与爱丽儿之间的关系,以及能与王族进行日常交流的上级贵族们究竟在畏惧着什么、禁止着什么样的行为一知半解的那类人士也会踊跃参加。
  「如此这般,为了防止到时引发问题,我打算趁现在先预习一下对方会说什么,而我们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来应对。尤其是艾莉丝!」
  「为什么是我啊?」
  艾莉丝不禁撅起嘴角。
  最近艾莉丝也很擅长应付这种场合……虽说实际上还不够象样,但至少在王都举办的派对当中,没有任何一名勇者敢对站在鲁迪乌斯身旁的艾莉丝吹毛求疵。
  「嗯。毕竟艾莉丝流着伯雷亚斯的血,立场上最为麻烦。我想很有可能会被奇怪的人缠上。」
  「我已经不是伯雷亚斯了。」
  「是没错。但与那无关。要对不中意的对象吹毛求疵,就是会挑这种小地方下手。妳也理解吧?」
  「也对。这点我知道!」
  对艾莉丝来说,要对不中意的对象吹毛求疵就不会在意小地方,被人挑毛病的时候也是一样,不会在意小地方。因为在意这种事情,就赢不了那种会瞬间分出胜负的对决。
  眼见她理解了这个道理,希露菲点头说道:
  「好,那么为了不给鲁迪添麻烦,我们就好好加油吧。」
  「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艾莉丝环起双臂点头。
  说实话,既然是如此麻烦的派对,也有不去的这个选择。因为鲁迪乌斯一家人没有必要履行身为阿斯拉王国贵族的义务。
  然而,这次要举办的派对是「纪念菲托亚领地复兴的派对」。
  身为从前居住在那块土地之人,身为缅怀曾在记忆一隅的景象之人,不管艾莉丝还是洛琪希都会想要参加。鲁迪乌斯与希露菲当然就更不用说了。
  「不要紧。这么大型的派对很少见,况且只要别真的发展成严重的问题,之后就由我和爱丽儿大人设法处理就行了。」
  希露菲也是明白这点,才会像这样召开作战会议。
  鲁迪乌斯肯定也会这么说的。像这种事情,参加就有意义存在。
  「那首先……」
  就这样,格雷拉特家寝室的夜更深了……

  
☆ ☆ ☆
  

  当天。
  在建筑于新生罗亚的全新宅邸,该处大厅聚集了许多人潮。
  有从王都千里迢迢赶来的上级贵族,居住在菲托亚领地的中级贵族,支援复兴的隔壁领地的贵族……不仅贵族,除此之外还有竭尽心力参与复兴的组织中心人物,献出私人财产协助复兴的商人等等,也都特别允许参加这次派对。
  派对是由詹姆士·伯雷亚斯·格雷拉特的演讲开始。
  只不过,他的演讲稍嫌空洞,听起来甚至教人觉得只是滔滔不绝地说些刺耳的好听话。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詹姆士·伯雷亚斯·格雷拉特这号人物,不能说他有对菲托亚领地的复兴竭尽心力。
  重点是站在他身旁的那名被称为阿尔冯斯的老人,眼见他听到这段演讲后泪流满面,复兴菲托亚领地的相关人士都顿时感到一阵欣慰。
  因为他们很清楚,这位阿尔冯斯正是继承已故的绍罗斯·伯雷亚斯·格雷拉特的遗志,直到今天都持续在最前线指挥菲托亚领地复兴工作的人。他们知道不过是一介佣人的他始终努力联络各方人士,有时会给予鼓励、有时会提供协助,成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桥梁,百折不挠地与对这次复兴采取消极态度的当家持续沟通。
  这样的他如今并非是以佣人的身分,而是作为一名功臣参加这次派对,在领主的旁边喜极而泣。
  协助复兴的人们认为即使只是看到这幕景象,参加这次的派对也是有意义的,
  演讲结束后,派对的流程也顺利地进行着。
  爱丽儿接在詹姆士后面致词,举办了米里斯教宗教上的祝福,介绍乐队、介绍主厨,接着派对便开始转为目前在阿斯拉王国常见的立餐形式。
  这个形式是自爱丽儿当上国王后才开始流行,由于在这类人数众多的派对当中,可以随兴地向自己想要巴结的高阶贵族攀谈,因此受到许多贵族的好评。
  然而,这个形式也有着许多问题。
  尤其是像这次参加者的彼此身分有明显差距的状况下,即使是本来无法向自己攀谈的对象也有办法主动过来对话。

  「妳就是前伯雷亚斯·格雷拉特的艾莉丝吗?」
  于是,希露菲等人原本担忧的事态现在即将发生。
  立餐派对开始后,艾莉丝便一直线冲向烤全猪,此时有人朝她伸出了魔手。
  如果是平常的话,站在艾莉丝身旁的鲁迪乌斯想必会挡住那种闲杂人等。
  找我家的丈夫……不对,找我妻子有何贵干?你哪个国中毕业的?我可是认识爱丽儿大人喔?
  他会这样威胁,转眼间就把不轨之徒轰飞。
  然而,喔喔,这真是太不巧了。应该要照顾艾莉丝的鲁迪乌斯竟然跑去向阿尔冯斯打招呼了。
  这样一来,艾莉丝也只能自己应付这个宵小了。
  「……」
  向艾莉丝攀谈的,至少对她而言是个从没见过的陌生对象。
  尽管艾莉丝不认识他,但他是中级贵族家的次男,居住在米尔波兹领地的偏僻乡村,也就是靠近菲托亚领地的场所。
  他家原本是不持有领地的下级贵族。然而在菲托亚领地消灭的当时,他们帮助了前去米尔波兹领地赚钱的这批难民,还为这些人准备了居住的场所以及工作。过去的这份功绩受到认可,进而被晋升为中级贵族。
  后来,归功于他们主动承揽复兴菲托亚领地时需要处理的几项琐碎工作,得以让詹姆士与爱丽儿也记住这个名字,让周围的贵族们对他们刮目相看。
  然而关于他们的儿子,拜父亲迅速晋升阶级所赐,周围的人突然开始对他毕恭毕敬,于是就产生了有些会错意的想法。
  「没错!」
  艾莉丝不晓得这件事。
  因此只是照事前练习的方式回话。
  「听说妳贵为格雷拉特家的淑女,却嫁给了一个不知道是乡下贵族还是哪来的宵小嘛。」
  「没错!」
  「伤脑筋,虽说伯雷亚斯已经像这样复兴了,但也不过是出卖自己人才换来的结果罢了。哈,名门也堕落了嘛。」
  「没错呢!」
  本来的话,是不可能允许他对伯雷亚斯·格雷拉特这样的大贵族如此出言不逊。
  就算因为这样的无礼之举而当场处决也很正常。
  但是,他家在复兴菲托亚领地这件事上,付出了莫大的财产协助伯雷亚斯。
  简而言之呢,他是如此认为的。
  「对伯雷亚斯·格雷拉特的人稍微说些踰矩的话,就算事后父母会发牢骚,但到头来还是会获得原谅」。
  艾莉丝不知道这件事。
  她只是因为想趁热享用烤全猪的时候被人打扰,觉得麻烦打算揍飞他而已。
  她之所以放弃揍他一顿,是因为希露菲严格叮嘱过她。
  因此艾莉丝选择忍耐。
  她透过剑术的修行,学会了如何忍耐。
  尽管如此,学习能力与记忆力方面倒是几乎没变,由于也没有应变能力,她完全想不起来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才好。
  再这样下去,派对会场势必会降下一个人份的血雨吧。
  因为艾莉丝虽然学会了忍耐,同时也学会了不透过大脑最速反击的技巧。
  周围的贵族们一脸尴尬的看着他们两人。这些人多半是知道次男是谁,但不清楚艾莉丝来历的中级贵族。他们不晓得两人的关系,不清楚该站在哪一边比较妥当。不仅如此,他们也害怕出手介入的话反倒会让自己引来灾难。
  「艾莉丝!」
  此时,有人冲向了这样的艾莉丝身边。
  艾莉丝听到那声音后回头望去,确认到对方的样貌后,发出了充满喜悦的声音。
  「基列奴!」
  高挑的身材、褐色的肌肤、硕大的耳朵,会被鲁迪乌斯形容为犹如钢铁的那身肌肉与她的年纪不符,依然结实。
  剑王基列奴。
  阿斯拉七骑士之一的「王之猎犬」。
  她是爱丽儿·阿涅摩伊·阿斯拉的护卫,在阿斯拉王国是前五强的剑士。
  如此知名的基列奴来到艾莉丝身边后,朝着纠缠她的贵族露出苦笑,低头看着他。
  「竟然会来纠缠妳,想不到有这么勇敢的男人啊。」
  「就是说啊。」
  赞同这句话的,是站在基列奴身后的女性。
  「如果是我,即使是陛下的命令,我也会哭着恳求她不想说这种话。因为要挑衅这种对象,事后得付出的代价实在太高了。」
  水帝伊佐露缇·克尔埃尔。
  阿斯拉七骑士之一「王之大盾」。
  她也同样是堪称阿斯拉王国前五强的剑士。
  「妳……妳们是谁啊!」
  眼见这两人的出现,贵族顿时感到畏缩,向后退了一步。
  「我们是这位女性的熟人……你不晓得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
  「居然会在这个阿斯拉王国向不太清楚来历的对象挑衅……唉,基列奴、艾莉丝小姐,看在这位男性如此勇敢的份上,把他从这里扔出去就饶了他如何?」
  「扔出去?妳们以为我是谁啊!要复兴菲托亚领地,若是没有我们提尔蒙德家……」
  「我倒想问问,你真的知道这位女性是谁吗?」
  眼见伊佐露缇一脸严肃,贵族更是踉跄了数步。
  「不,那家伙,是衰败的伯雷亚斯,而且是幼年期引发许多问题的女人……」
  「完全不对。」
  他听到伊佐露缇不假思索地回答,但不可能是这样。尽管不清楚详细的经过,但她应该只是嫁给一个连他国贵族都称不上的魔术师,在贵族当中经常会有的那种废物才对。
  「那么她到底是谁啊……」
  看到贵族一脸混乱,伊佐露缇顿时露出微笑。
  「这点就请你自己调查吧。在你自豪的家被摧毁之前。」
  伊佐露缇莞尔一笑,随后贵族的身体便往空中浮上。
  基列奴将贵族的脖颈狠狠抓住,将人举了起来。
  「喂……喂,妳做什么?住手,放开我!」
  基列奴默默地把贵族高高举起,随后用力一甩,将他扔了出去。
  「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叽呀!」
  贵族发出悲痛的叫声,就这样消失在刚才打开的窗户外面,随着一声插入树丛的声响,他也发出了犹如青蛙的叫声。
  艾莉丝确认了这幕景象后,重新转向她们两人。
  「妳们两个好久不见!得救了!」
  「嗯,久违了艾莉丝。我一直在担心妳何时会揍他呢。」
  「希露菲已经告诫过我了。我不会在这种地方动手的!」
  「意思是,如果她没叮嘱的话,妳早就揍下去了吗……?」
  「那当然。不提那种事了,快点来吃吧,菜都要凉掉了!」
  「呵呵,说得也是呢。基列奴的肚子从刚才开始就叫个不停,实在很吵呢。」
  「很吵吗?抱歉啊。」
  三个人开心地笑着,将手伸向烤全猪。
  艾莉丝被基列奴与伊佐露缇两人夹在中间,没有任何人打算随意地向她攀谈。
  不,正确来说,有一个人。
  在远处观看这场骚动的人群当中,有两个男性听到了叫声后赶到现场。
  一位是年龄上堪称老人的男性,另一位是名青年。
  老人望着艾莉丝,脸上顿时浮现稍稍复杂的表情。
  但另一名青年说了一句话点醒了他,老人便缓缓朝着艾莉丝的方向走去。
  「艾莉丝大小姐。」
  那名老人──阿尔冯斯走到艾莉丝的身边,缓缓地低头。
  「您成长为出色的女性了呢。看您如此健康,实在是再好不过。」
  「阿尔冯斯……」
  艾莉丝顿时端正了姿势。
  艾莉丝并不晓得阿尔冯斯会来到这场派对。
  但如果能见到他,确实有话想告诉他。
  只是,她也清楚自己舍弃了伯雷亚斯的名字,从复兴菲托亚领地的职责当中逃走,没有那个立场对他说三道四。当然,当时她若是留下来,肯定也只会被卖给某个贵族……就算如此,那也是身为贵族的职责。因为她现在大概可以理解,所以也明白自己就立场上没办法说什么。
  然而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其他人能说这件事这也是事实。
  所以她这样说了。
  代替自己的祖父,或者说是代替自己的父亲。作为在这块菲托亚领地生活过的伯雷亚斯·格雷拉特最后的遗孤,如此说道:
  「感谢你继承祖父的遗志,将这块土地复兴到如此水准!辛苦了!」
  阿尔冯斯以茫然的表情看着艾莉丝好一阵子。
  「……谢谢您。」
  然而,他的眼睛最终还是流下了泪水。
  他宣誓效忠绍罗斯、侍奉菲利普,为了伯雷亚斯与菲托亚领地一直鞠躬尽瘁地努力到了今天。
  菲托亚领地消灭,绍罗斯与菲利普双亡,艾莉丝也离开了。
  他也曾经想不通自己为何要如此竭尽心力地复兴菲托亚领地。
  也有过因为自问自答而无法成眠的夜晚。
  他如今并非找到了答案。对于没有继承绍罗斯与菲利普遗志的艾莉丝,肯定也有许多想法。
  当这栋宅邸完工时,他的内心也留下莫名空虚的心情。
  「您真的……成长为出色的女性了呢……老爷肯定也会很开心吧。」
  然而,他只是听到艾莉丝这样说就感到了满足。
  一种无法言喻的念想顿时充满了胸口。
  甚至让他不禁觉得,自己就是为了这句话才会努力地复兴菲托亚领地。
  没错,阿尔冯斯在这天确实得到了回报。

  
☆ ☆ ☆
  

  洛琪希在旁守望着艾莉丝的这场骚动,顿时松了口气。
  她因为希露菲事前叮嘱了许多事情而很担心艾莉丝,但最后算是顺利落幕。毕竟艾莉丝在阿斯拉王国有许多熟人,愿意帮助她的也是大有人在。
  她想到刚才还心想若有万一就要挺身而出,一直战战兢兢的,现在不禁对这样的自己感到难为情。
  不管怎么样,算是度过了一次危机。
  再来就是按照预定,好好享受从料理被端上来时就相中的那块约莫米格路德族成年男性大小的巨大蛋糕。
  去向别人逐一问候这种事,交给鲁迪乌斯与希露菲就行了。
  不,她甚至还觉得自己不该参加那类的活动。
  洛琪希相当了解自己的容貌。要是去逐一问候,周围便会对她投以一种难以言喻的视线,根据当时的状况,或许还会被人看不起。
  然而,洛琪希失算了。
  「哎呀,想不到在这种地方会有魔族的小孩……是从哪里混进来的呢……」
  她一个人的时候,反而容易遭到他人盯上。
  (伤脑筋,蛋糕得待会儿再吃了呢。)
  话虽如此,洛琪希并不会惊慌失措。因为她对这种状况习以为常。无论去哪,都会有对魔族差别待遇的鼠辈靠近自己。
  「……初次见面。我叫洛琪希·M·格雷拉特。」
  洛琪希与艾莉丝不同。是能够确实发挥自己学习成果的类型。
  她遵照阿斯拉王国的规矩行了一礼,此外还搬出格雷拉特的名字牵制对方。
  如果是有正确判断力的贵族,一听到格雷拉特的名号便会闻风丧胆,既然洛琪希身为魔族又冠以格雷拉特之名,即使不清楚她的来历,也会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不再继续追究下去。
  「哦,格雷拉特?」
  「我是住在拉诺亚的鲁迪乌斯·格雷拉特的妻子。」
  既然不知道,就明确地表示自己可是那个鲁迪乌斯的亲属。
  说到鲁迪乌斯,就是与爱丽儿有密切往来的那个人喔。你懂这个意思吧。这样。
  若是说出了这些情报,对方依然因为自己是魔族而出言嘲笑,就只要把他带到周围那些熟人的身边即可。
  所幸,目前在洛琪希身边有许多熟人。
  「哦。那么,妳就是水王级魔术师暨稀世冒险者,洛琪希·米格路迪亚吗?」
  「……嗯,是的。」
  话虽如此,也并非所有事情都会如同预期那般发展。
  「说到洛琪希,听说妳将无咏唱与缩短咏唱的学习法整理成论文了是吗?」
  「我是有提出,不过那又怎么样?」
  洛琪希听到出乎意料的质问,稍稍有些却步地抬头望着对方。
  这名男性颧骨突出,看起来有些神经质。在他眼眸深处的想法与其说是侮蔑与差别待遇,洛琪希更觉得是其他情感。因此,她不禁犹豫是否该立刻向熟人求助。
  「只要从幼年期反复训练,谁都有办法使用无咏唱,妳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
  「并不是说谁都可以,但应该有许多人都能因此而有办法使用无咏唱。」
  听到否定的措辞,洛琪希稍稍感到不悦,但也努力保持冷静予以反驳。
  会认真地回应否定的话语是她的坏习惯,但之所以会打算应付这个人,想必是因为这名男子的眼眸之中所浮现的并非是侮蔑与差别待遇那类思想。
  「那么,为什么妳要在论文当中追加缩短咏唱的这种无咏唱的劣化技术?难道不是因为妳本身没办法使用无咏唱,而试图确保自己的优势吗?」
  「不是的。若是没办法习惯无咏唱,就无法从手脚或是魔杖使出魔术。当失去这些媒介,或是在精神状态明显不稳定的状况下就很有可能发动失败。可是,由于咏唱已经半自动化,在这种状况下也有可能发动。那么当然是同时习得两种会更加合理。」
  洛琪希如此说完,贵族便不断地眨着双眼,重重地吸了口气,接着将其吐出。
  接着,他弯下膝盖,与洛琪希对上视线,将手伸向她。
  「我是阿斯拉魔法学院院长,普拉提欧·涅毕德古。能亲眼见到那位知名的大魔术师,实在是令我喜不自胜。虽说我事前并不知情,但还请妳原谅我刚才无礼的发言。毕竟,关于洛琪希阁下的容貌有许多不明之处,会假借妳名义而招摇撞骗之人也不在少数。」
  「啊,不会,刚才那样让我想起以前与师傅的对谈,感觉并不坏……」
  眼见男子态度突然转变,洛琪希也同样端正了姿势。
  或许刚才是在测试自己吧,幸好有确实回答出来,她内心不禁如此松了口气。
  「妳说的师傅,是拉诺亚魔法大学的副校长吉纳斯吗?我以前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他的为人十分谦卑。果然在与徒弟像这样议论时,还是会以自己的方式来讲话啊。」
  「不,我认为师傅以前讲话很刻薄。虽然我也是这样……想必是反省自己的失败之后,才注意到一直摆高姿态也是无济于事。」
  洛琪希回握对方伸出的那只手。这是人族相传的问候方式──握手。
  然而,自称普拉提欧的这名男子看到她的反应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僵住了几秒钟后,喃喃说了一句「这样啊」,回握刚才握过来的手。
  「怎么了?」
  「不,我想说外表是名淑女,原本想在手背上亲吻……但想起了妳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喔喔……确实,要是那么做,恐怕会惹我丈夫生气。」
  「那真是可怕。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是在这种地方,但幸好能遇见妳。我以前就从鲁迪乌斯阁下那里听说过洛琪希阁下的事迹。之前就一直想找妳聊聊了。」
  「和我吗?」
  「没错,虽然理由听起来很现实有点不好意思,但其实我对王级的水魔术很感兴趣,可以的话,是否可以让我作为将来的参考,不,我非常明白这是不礼貌的请求,但我虽说是分家,也是布鲁沃夫的家世之一,我想应该能准备相符的谢礼……」
  「意思是希望我让你看王级的水魔术吗?」
  「这个──」
  普拉提欧望向洛琪希的背后,顿时将话吞了回去。
  洛琪希也回头望去。
  于是,她看到露出恶心假笑的鲁迪乌斯就站在那里。
  「……鲁迪?」
  「怎么了吗,洛琪希老师?」
  「你怎么了?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
  「可怕,是吗?」
  鲁迪乌斯摸了摸自己的脸,以指头稍微扯下异常上扬的嘴角。
  「哎呀不是啦,我想说有不轨之徒靠近我心爱的妻子、又是人生前辈的老师,走过来一看,发现是『能确实理解』的那种人,不禁就露出这种表情。」
  「鲁迪,你的感觉又变恶心了。」
  「我不是一直都很恶心吗?」
  「请别将错就错。」
  「失礼了,嗯咳。」
  鲁迪乌斯轻咳了一声。
  「如何,洛琪希?普拉提欧先生都这样说了,妳就露一手王级魔术给他见识如何?」
  听到这句话,普拉提欧猛然抬头。
  「可以吗!请……请务必麻烦妳!由于阿斯拉王国在前任陛下那代并不太重视魔术,所以别说是能运用王级魔术的人,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看过这个级别的魔术。不对,不是王级魔术也没关系,我听说洛琪希阁下操作魔术的技巧优美纤细,在拉诺亚魔法大学的教师阵营当中也是出类拔萃。是否能务必让我看看妳那细腻的魔术操作呢!」
  「……是谁说这种话的?不过我大概猜想得到。」
  眼见普拉提欧的气势像是要成为徒弟那般,鲁迪乌斯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每当有人过于夸大洛琪希的时候,通常都是这家伙的错。
  「算了,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好吧。」
  话虽如此,洛琪希是个受到夸奖就会在内心窃喜的女人。
  听到这句话,鲁迪乌斯随即犹如蜃景般消失,没过多久又拿着魔杖再次现身。
  洛琪希收下那把魔杖后,走向露台。
  接着她对着窗外举起魔杖,此时突然停住。
  「呃,要现在用吗?」
  「让世人知道洛琪希老师真正的实力,需要顾虑到时间及场合吗?」
  「当然要。」
  「话虽如此,老师也相当繁忙,普拉提欧先生要移动到拉诺亚应该也得费一番工夫。」
  「只要我去阿斯拉一趟就可以了吧?」
  「为了要见识王级魔术而特地把老师叫去,我可不会允许。」
  「我是没关系,只要在鲁迪处理事情时顺道跟过去就行了……算了,好吧。不过我该击向哪里?好不容易才复兴的,要是被洪水冲掉就过意不去了……」
  鲁迪乌斯失去了一个约会的可能性,一瞬间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但他立刻打起精神,指向了远方的森林。
  「那一带的话应该可以吧?那是预定要开拓的森林,但是与伐木工会的交涉正迟迟未有进展,好像暂时没办法动手。就算以老师的魔术将那个地方轰飞,我想应该也不会被说什么。」
  「我不是鲁迪,威力没有那么惊人啦……」
  「老师真爱说笑。」
  进行着这样的对谈,洛琪希举起了魔杖。
  周围的贵族们都以不晓得出了什么事的眼神观看着这幕景象,但由于鲁迪乌斯表现得实在太过冷静,洛琪希并没有注意到。
  她开始咏唱。
  「雄伟的水之精灵,登上天空的雷帝之王子啊!雄伟的光之精灵,支配天空的雷帝啊!实现我的愿望,以神之铁锤敲击铁砧,让洪水淹没整片大地!」
  知道的人就是知道。
  不知道的人则完全不懂。
  洛琪希像是理所当然那般缩短了水王级魔术的咏唱。
  「那是傲慢的雷帝之敌!吾欲手持神圣之剑,化为一击打倒仇敌之人!将以光辉闪耀之力,展现雷帝之威仪!」
  将原本的咏唱缩短了相当多的祈祷词,而且不仅是缩短而已,还经过了最佳化。
  而能够办到这点,无疑是洛琪希持续钻研技术与研究直到今日的成果。
  所以鲁迪乌斯也像是在祈祷那般合起双手,眼神闪闪发光地看着这一幕。
  洛琪希的咏唱缩短比起鲁迪乌斯的无咏唱还能更有效率地发动魔术。
  尽管这对魔力量庞大的鲁迪乌斯来说没有任何好处,然而这种技术对于许多魔术师而言虽然朴素却相当管用。
  相对的,会导致操控魔力的难度上升,但是持续在训练的洛琪希则可以轻松地办到这点。
  「『雷光(Lightning)』!」
  在洛琪希挥下魔杖的同时,降下了一道闪电。
  从阴暗的天空猛然闪现一道厚重的雷电,在落下的位置引起了小型爆炸。
  迟了一会儿之后,雷电独特的轰声响彻了整个派对会场。
  贵族们听到突如其来的轰声,顿时身子为之一颤,会场也陷入了一片静寂。
  「……」
  当一脸困惑的人们正要在会场嚷嚷时,一道声音支配了现场。
  那就是拍手。
  「Bravo!」
  鲁迪乌斯的眼睛兴奋到出现漩涡,不断地拍手。
  接着是普拉提欧。他也同样拍着手,并开始称赞洛琪希。
  「这魔术实在是太了不起了……我知道妳缩短了咏唱,但更惊人的是妳在操控魔力这方面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我甚至想让所有魔术师都作为参考呢!」
  贵族们虽然对于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摸不着头绪,但他们认识普拉提欧这个人。他是历史悠久的阿斯拉魔法学院的院长,在阿斯拉王国也是屈指可数的魔术师。既然他都这样说了,想必是发生了什么惊人的事情吧。
  涌起这样想法的人当中开始响起了拍手的声音。
  彷佛在呼应这个动作般,其他人也开始拍手鼓掌。
  阿斯拉王国的贵族对气氛很敏感。假如可能因为没有拍手就被视为意图谋反,那么就算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也会先拍手。
  洛琪希对此不得而知,接受着这如雷贯耳的掌声,显得有些难为情。
  但是,她挺起那瘦弱的胸膛,也露出了颇具自信的表情。
  「总……总之,大概就是这样。」
  「实在令人佩服。鲁迪乌斯阁下总是对妳的实力赞不绝口,听起来甚至有些夸大其词,所以我原本以为妳应该没有他说的那么了得,但是妳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
  鲁迪乌斯闻言,在旁啰唆地说起「那是当然的。是我形容得不够充分。基本上老师不仅是魔术的实力,就连人品也是非常出色──」,但洛琪希刻意选择无视。鲁迪乌斯像这样脑袋不正常的时候,无视才是最好的。
  「妳到底是如何练就刚才那样的技巧呢?」
  「只要经过适当的训练,任何人都能像我一样……是不至于这么说,这是我想要变得比现在的自己更好而持续训练的成果。」
  「原来如此,那么我也这样教导学生吧。」
  「不敢当……啊,可是,请你要好好夸奖他们喔。即使在我们看来能做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对学生而言或许是迈出了踏实的一步。」
  洛琪希如此说道,露出了稍稍有些寂寞的眼神。
  想必是因为她想起了从前失去的那名学生吧。知道这件事的鲁迪乌斯难得把话打住,露出了难以言喻的神情,由此可见那次事件在洛琪希的内心留下了非常严重的创伤。
  「我会铭记在心。」
  察觉到这点的普拉提欧静静地点头。

  
☆ ☆ ☆
  

  希露菲在爱丽儿的旁边,观望着艾莉丝与洛琪希她们发生的小插曲。
  虽说事前灌输了她们各种预备知识,但看来是多此一举。无论是艾莉丝还是洛琪希,都是阿斯拉贵族无法相提并论的人物。或许是由于这次派对是为了纪念菲托亚领地的复兴,所以自己变得有些太神经质了,就在她如此心想的同时──
  「妳看起来很开心呢,希露菲。」
  爱丽儿笑着向希露菲如此说道。
  「看得出来吗?」
  「嗯,有什么令妳开心的事情吗?」
  「这个嘛……今天是纪念菲托亚领地复兴的派对,虽说不是恢复原状,但可以实际体会到自己的故乡正在一点一点地回来,就算只有这样也很令人开心,可是……」
  「可是?」
  「无论是我、鲁迪、艾莉丝还有洛琪希,以前都曾经住在这里,可是我们与以前不一样,肯定是比当时成长了更多才回到这里,一想到这点我就很开心。」
  听到这句话,爱丽儿想起来了。
  在菲托亚领地消灭事件之后的那段期间,希露菲看起来很懦弱,总是在畏惧着什么。
  来到阿斯拉王宫,以菲兹的身分生活之后,她才慢慢变得坚强起来。
  既然如此,在菲托亚领地生活的那段时间,希露菲是否比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还要来得更加脆弱,更加无力呢?
  而且这点还不只套用在希露菲身上。
  鲁迪乌斯与从前有所不同,洛琪希与艾莉丝也是如此。希露菲正是因为实际感受到这份差异才会觉得很开心。
  「在布耶纳村那时的希露菲是什么样的小孩?」
  「这个嘛……头发是绿色的。」
  「像妳的孩子齐格那样吗?」
  「是的。可是我想说会被爱丽儿大人嫌弃,一直没办法说出口。」
  「说得也是呢。如果是当时的我,一看到绿色头发的当下肯定会怕得大叫吧。」
  「呵呵,那幸好我有隐瞒。」
  两个人说完后,相视而笑。
  「……有来参加真的是太好了。」
  纪念菲托亚领地复兴的派对。
  对于大部分的贵族而言,是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的派对。
  就算是对当事者,对竭尽心力协助复兴的人,还是对从前曾居住在菲托亚领地的人来说,也说不上是绝对必要的。
  然而对人们来说,必须要有个可以回顾人生的瞬间。
  必须要有个能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确认自己现在位于哪里的机会。
  对于自己来说,这场派对就是那个机会。
  希露菲如此心想,望着在会场的这些熟悉的面孔。

  
☆ ☆ ☆
  

  日后,他们得知洛琪希发出的魔术引起了火灾,消灭了一座森林。
  而且这件事还被加油添醋,谣传说是「鲁迪乌斯因为妻子遭人嘲笑,一怒之下消灭了一座森林」,让格雷拉特家响起了一片笑声,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完-

  

无职转生完结纪念特别书《无职转生~Special Book》新写短篇
翻译:陈柏伸(台湾角川翻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