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外传第3-1话 冒险者保罗

第三章 冒险者篇
第1话 冒险者保罗

翻译:幻想的植物

保罗:
“成为冒险者吗?”

某个悠闲的午后。
保罗在开往威西尔领地的马车上边摇晃着,边不经意地低囔着。

女A:
“你想成为冒险者吗?”

保罗:
“嗯,对对。冒险者有种自由的感觉,我觉得很适合我。”

女A:
“呵呵,也许吧。保罗不适合被束缚。”
“可是……你不讨厌捆绑吧?”

女人把身体靠了过来。
保罗把手搭在膝盖上,把脸凑近柔软的胸口。

女B:
“啊!太狡猾了,姐姐!让我牵着马,自己却一个人独享!”

女A:
“什么狡猾不狡猾!你昨天晚上已经和保罗玩得很开心了吧!?”

女B:
“哈啊?!昨晚姐姐最后不还是中途加入了吗?”

保罗:
(受欢迎的男人真痛苦啊。)

旅途的资金快要见底的保罗,遇到了正在返回威西尔领地途中的行商姐妹,决定同行,差不多有3天了——。
因为有美味的食物和美丽的姐妹,保罗每天都过得很轻松。

保罗:
(正想着接下来该去哪儿的时候,能够正好遇到她们真是太好了。)

出生地的米尔波茨领地自不必说,到处为非作歹也许已经臭名昭著的自己怕是连阿斯拉王领地也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吧。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水神列妲还在追杀自己的可能性。

保罗:
(虽说贵族的世界很憋屈,但作为剑士在道场修行又尽碰上一堆麻烦事……)

保罗曾多次想过要成为冒险者。

保罗:
(终于到了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如果成为冒险者,就能赚到钱,更重要的是,那里有我一直追求的自由。)

女A:
“……罗!保……罗!保罗!”

保罗:
“嗯?什么?”

女A:
“什么什么啊!?保罗你倒是决定啊!我和妹妹,你选哪个?”

女B:
“是我吧?!你不还说过一辈子都忘不了和我在一起的夜晚吗!!”

女A:
“你说什么?!”

保罗:
“那个,这个……”

女A:
“选哪个?!”

女B:
“说清楚!!”

美丽的面庞完全被愤怒的表情遮盖了。
在姐妹俩的逼迫下,保罗吓出一身冷汗,向后退去。

保罗:
“……选哪个,我做不到……”
“为了选择,我们三个人再试一次怎么样?”

女A:
“………………”

保罗:
(我无法选择哪个更好。因为我和哪个都很投缘!)

不用说,此后保罗被赶下了马车。
本来就不多的钱没过几天就花光了,但保罗还是勉强进入了乌斯尔领地。

保罗:
(和姐妹俩一起的旅行越是充实,一个人旅行的乏味就……唉……)
(果然滋润是很重要的呢。但是,首先……)

保罗:
“去冒险者公会吧。”

保罗来到离那里最近的冒险者公会,看到一位漂亮的女职员,便上前搭话。

女职员:
“是冒险者登记吧。请填写这边的表格。”

保罗:
“名字和职业……”
“这个名字,只写名字就行了吗?”

女职员:
“是的,没问题。而且匿名也没有惩罚。”

保罗:
“这样啊。”

自己早已舍弃了家族名诺托斯·格雷拉特。
所以只写上了“保罗”这个名字。
接着浏览注意事项和规章制度。
我一边对儿时为之四处逃散的死板文章望而却步,一边姑且读到最后。

女职员:
“写完之后,请把手放在这里。”

她们准备了一块刻有魔法阵的透明木板,保罗照吩咐将手放在上面。
女职员用手指敲了敲木板。

女职员:
“名字保罗。职业剑士。F级。”

她念出纸上的内容,又用指尖敲了一次。
魔法阵立刻发出红光,随即又消失了。

女职员:
“请,这是你的冒险者卡片。”

保罗:
“这就是……”

平淡无奇的木板。
上面写着朦朦胧胧的文字。

姓名:保罗
性别:
种族:人族
年龄:13
职业:剑士
等级:F

女职员:
“我看了一下,你好像没有其他的朋友,需要听一下组队的说明吗?”

保罗:
“啊,嗯,听。”
(能堂堂正正地和女人一起行动,正是为此才登记冒险者的不是吗。)

女职员:
“那么,请允许我说明一下。”

向女职员询问队伍的详细情况。
不是死板的文章,而是从美人口中说出的话,很顺利地进入了保罗的脑海。

女职员:
“……就是这样。以上登记结束,辛苦了。”
“接委托的时候,请从那边的公告栏上揭下来后,拿到前台来。”

保罗:
“嗯,我会拿来给你的。”

女职员:
“嗯?我虽然也能负责,但不只我这,其他人那里也可以……”

保罗:
“不是这个意思。每次接委托的时候都能见到你吧?”

女职员:
“是、是的?”

保罗:
“是吧!如果可以的话,今晚我们两人一起吃个饭怎么样?我刚来这里,想请你介绍下哪有好吃的店。”

女职员:
“……我现在正在工作,所以拒绝这样的邀请。”

保罗:
“是吗,真遗憾……”
“那我下次就在你不工作的时候约你。”

大概是没想到会受到孩子的邀请吧,女职员瞪大了眼睛。

保罗:
(感觉还不错。)
(而且,就算今天被拒绝了,以后也还会有很多机会的吧。)

保罗满心欢喜地离开了接待处,立刻开始寻找可以组队的女人。

保罗:
(不愧是冒险者……不论哪个女性全都身材出众!)

保罗被没有紧身胸衣支撑的自然的体态所感动,开始向看到的女性搭话。

女冒险者:
“组队?和你一起?”

保罗:
“对,怎么样?”

女冒险者: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个刚注册冒险者的新人吧?”
“F级的……而且,像你这样的孩子,我可没法把后背交给你去战斗。”

保罗:
“………………”

对这番话连一句附和的声音都没有。
就算自己剑术再高超,这里也没有人知道。

女冒险者B:
“要不要和你一起组队?别开玩笑了。”

保罗:
“没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女冒险家B:
“……就算你这么说……可怎么说呢……你一点也不像个冒险者啊。”
“既没有品行端正的感觉,也没有流氓的感觉。半吊子的感觉让人搞不懂,真恶心。”

保罗:
“………………”

保罗挨个向冒险者公会里的女冒险者们打招呼。
但是,谁都没有给自己满意的答复。
屡战屡败
被甩得太厉害,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笑声。

男人A:
“哈哈哈!小子,还是放弃吧!所谓的女冒险者,可不是小鬼们能轻易说服的女人!”

男人B:
“不过是脸长得好看点,F级的小鬼头就敢得意忘形了!”

保罗:
“啊?你说什么?”

男人A:
“想追女人你还早了100年呐!既然这么爱女人,就回老家对着妈妈的欧派撒娇吧!”

保罗:
“正好!刚刚说我是小鬼的家伙!我要把你们一起打飞,跟我出来!!”

男人A:
“出来?你以为自己在找谁干架!?真是口出狂言!”

保罗:
“找谁?找你呗!”

保罗拔出剑,在一瞬间拉近与男子的距离,向旁边一闪。
虽然有点不讲理,但保罗的剑速是由水神锻炼出来的,普通的冒险者没人能跟上他的节奏。

男人A:
“咕哈?!”

男人的身体飞了出去,撞在墙上。
这一瞬间的事情,让冒险者公会充满了寂静。

保罗:
“墙、坏了啊。所以我才叫他出去的。”
“下一个是谁?”

男人B:
“你、你小子……!别以为是小孩子这事就可以算了!!”

看来这里聚集了相当多血气方刚的冒险者。
杀气腾腾的人们纷纷离开座位走到外面。
保罗跟在他们后面离开了公会。

  

然后——。
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保罗就向周围人展示了他的实力。
于是,情况发生了变化。

女冒险者A:
“你真厉害啊。你想来我们的队伍吗?”

女冒险家B:
“可以的话,和我队里的成员们见一面怎么样?”

男人C:
“没想到强到这种程度!是个前途无量的新人啊!怎样?要来我家钻研一下吗?”
这就是所谓的炙手可热吧。(*引く手数多:形容人能力出众而很“抢手”,拉拢者众多。)

以第一支邀请保罗的队伍为首,公会内各种各样的冒险者都纷纷前来劝诱。

保罗:
(只要展示出实力就能得到认可,简单易懂不是很好吗!)

当然,全是男人的队伍我还是当场拒绝了。
被好几个女冒险者邀请的保罗,连续三天陷入前所未有的烦恼之中……。
最后,他决定以先锋剑士的身份,加入胸最大的女性所在的队伍。

女冒险家:
“欢迎,保罗,很高兴你能加入我的队伍。”
“我不怀疑你的实力,但这是你作为冒险者的第一次工作吧?就从简单的委托开始做起吧。”

保罗:
“啊,知道了。能和你这么漂亮的人一起行动,让我干什么工作都可以。”

保罗的第一份工作,是寻找迷路的宠物,是E级的委托。

保罗:
“虽说什么工作都可以……,就没有更豪华的委托吗?这跟剑术有什么关系……”

女冒险者:
“你的等级还很低,必须通过处理这种简单的委托,踏踏实实地提升等级。”

保罗:
“嗯,踏踏实实地……”
(虽然和美女在一起很开心,但是怎么说呢……)
(和想象的不一样啊。)

组成队伍的冒险者们,为了寻找宠物在街上跑来跑去。
保罗瞟了一眼,和一名队员一起进了旅馆。
从一开始就放弃了任务。

保罗:
“找宠物一点都不开心。我一直觉得冒险者会更有意思的。”
“和魔兽战斗,寻找宝藏,和厉害得不得了的家伙战斗……”
“至少下一个委托要出城!能拜托队长吗?”

他把女人推倒在床上,问道。她咯咯笑着抱住保罗的头,吻了吻他。

保罗:
(放弃任务做着这样的事情,想必也不会听我的请求吧)
(唉,那样的话,就再加入别的队伍好了!)

保罗这样轻松地想着,现在就容自己沉溺于眼前的享乐吧。
后来,保罗不出所料被赶出队伍,但很快又被另一个队伍捡走。
委托的内容是到城外,到山上采集药草。
低等级的任务,原以为没什么问题——。

冒险者:
“哈、哈……可恶!采集地居然成了盗贼们的根据地,我可没听说过!!”

保罗:
“把所有人都打倒,然后采集不就行了吗?”

冒险者:
“所以才说你新人啊!你什么情报都不知道啊!”

保罗:
“什么意思?”

冒险者:
“那群盗贼的大将是个通缉犯!是个已经杀过几十人的狠角色!我们根本束手无策!”
“……好,大家先回到公会吧。向他们报告见到通缉犯了,请他们处理。”

保罗:
“你的意思是要逃跑吗?”

冒险者:
“过于相信自己的力量而看错时机的冒险者很快就会死。记住,新人。”

保罗:
(得意地说着很帅的话,但说白了就是看到强者就逃吧?)

领队的队长决定撤退,成员们似乎对服从也没有异议。
但是,保罗无法接受。

保罗:
“那你们就躲在这里好了。”

冒险者:
“你说什么?”

保罗:
“看上去,那家伙没什么了不起的。”
“你说他杀过几十个人,但恐怕都是对些不知道怎么战斗的人单方面屠杀吧,不就是个人渣吗?”
“赶紧抓起来,把药草也采了,回公会就行了。”

保罗的话让大家哑然。
谁也没说什么。

保罗:
(对那些一心想逃跑的家伙,说什么都没意义吧)

保罗很干脆地放弃了,拿起剑,一个人走向盗贼们所在的据点——。

保罗:
“综上所述,盗贼们已经全部被绑起来了,剩下的就由公会来想办法。”

队伍的成员们丢下保罗,早已回到公会。
他们报告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态,正在选拔冒险者去应对的时候,回来的却是已经完成工作的保罗。

冒险者:
“真的,凭你一个人就……”

保罗:
“除我以外全都吓得逃跑了,还能有谁。”

冒险者:
“!!什、什么?!你是在责怪我们吗!?”
“我们可是做出了恰当的判断,决定撤退的!”

保罗:
“恰当的判断啊……。不管怎么说,结果不就是因为害怕才逃跑了吗?”

冒险者:
“……我可是队长!无视命令和决定,独断专行的家伙说什么大话!”
“你被解雇了!滚出我们的队伍!”

保罗冷眼瞪着情绪激动的男人。

保罗:
“你不说我也会走的,谁想和胆小鬼组队啊。”

之后,公会里流传起了关于这场骚动的故事。
独断专行、无视命令的新人……。
而且还对队伍里的女性出手。
保罗开始一个人接受委托,以独立冒险者的身份行动着。

保罗:
(很轻松是很好,就是没有和女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啊……)

虽然也有需要战力而受邀加入其他队伍的时候,但依然重复着加入后再被赶出来……。
就这样在没有固定加入某小队的情况下,保罗积累着实际业绩。

  

然后,自冒险者登录后过了一年——。
保罗14岁。
升级成了D级的冒险者——。

保罗:
(哦?相当划算的委托啊。C级的话……嗯,游刃有余吧。)

? ? ?:
“你也要接这个委托吗?”

保罗:
“啊?”

虽然早就注意到旁边有人凑过来了,但倒是没想到这人会跟自己打招呼。

保罗:
“我是有这打算,你有什么意见吗?话说你谁啊?”

在长达一年的冒险者生活中,保罗的说话方式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变得有些粗鲁。
染上了冒险者的色彩。

基斯:
“我吗?我叫基斯!”

保罗:
“没听过。”

基斯:
“我倒是知道你的事。是叫保罗吧?”

保罗:
“我们认识吗?你倒是长着张让人看一次就忘不掉的脸呢,可我并不记得你。”

基斯:
“是吧,初次见面。因为保罗你经常成为话题吗,所以只是我单方面知道你的情况啦。”
“1匹狼的冒险者,完全想不到竟是个新人的实力者……。我一直想和你谈一次呢。”

保罗:
“如果说这句话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我都要高兴得邀请她一起吃饭了。”

基斯:
“嗯?你也可以邀请我啊?其实我钱包最近稍微有点寂寞……”

保罗:
“梦话还是回梦里说去吧。”
(搞啥啊这猴子脸……,搁我这套近乎。)

和这男人无话可谈。
保罗果断地离开了基斯。

基斯:
“这个委托挺划算的。喂,保罗,要不要和我一起接?”

保罗:
“哈啊?”

基斯:
“所以说,和我一起组个队吧,你来当队长就行。”

保罗:
“开什么玩笑?我为啥非要和你搭档?这种活我一个人干足够了。”

基斯:
“嚯嚯,你一个人就够了吗?好了啦先什么都别说了,总之把我带上试试看吧!”
“报酬分成按7∶3……当然,我分3成就行了!可以吗。”

保罗:
“真难缠……你到底想干什么?”

保罗一脸不解地问道。
仿佛一直在关注着自己般的说辞,和执着地希望与自己同行的气势……。

保罗:
(该不会,对我有意思……!?)
“我对男人可不感兴趣!?”

基斯:
“嗯?!说什么呢?!我对那方面也没兴趣啊!?”

保罗:
“那为什么……不,算了,就算问出啥理由,我也没打算和你合作。”

基斯:
“真是个顽固的家伙,所以才只能一个人到处飘啊。”

保罗:
“啊?”

基斯:
“那要怎样你才肯和我组队?加入你队伍的条件是什么?”

保罗:
“条件?”
“女人。”

基斯:
“那个根本没办法吧!还有其他的吗!?”

保罗:
(真烦人……)
“那就,比我等级高的冒险者。”

无奈的保罗为了尽快离开这里,随口说出了自己想到的条件。

基斯:
“什么?”

保罗:
“所以说,如果是比我等级高的……C级以上的冒险者,两个人搭档也可以。”
(一看就知道他有多少实力)
(这家伙没什么了不起的,顶多就E级吧。)

保罗观察并推测对方。

保罗:
“所以说,和你——”

所以我不能和你搭档。
保罗正要这么说的时候,基斯微微一笑。

保罗:
“?”

基斯:
“如果是这个条件的话,那就没问题了!”

保罗:
“什么?”

基斯:
“我是C级的冒险者!”

保罗:
“………………”
“啥?!你是C级?!比我还高!?”

保罗难以置信地大声疾呼。
无论怎么盯着看,都感觉不到他有什么实力,也感觉不到什么威严。

基斯:
“哈哈哈,就是这么回事!男人不说二话,是吧保罗?”

保罗:
“啧……知道啦!但你要是拖我后腿的话,我就会丢下你!还有!仅限这次哦!”

就这样,保罗和基斯两个人以一次为限临时组队,并接受了委托。
委托的内容是运货。
希望把能装下一个人那么大的木箱,翻山越岭运到前方的村庄。
虽然说好了队伍的领队让保罗来当,但实际上和委托人交谈的却是基斯。

基斯:
“呼姆呼姆……”

保罗:
“木箱,已经在运货马车上绑结实了。快走吧。”

基斯:
“这是翻山越岭的路线——”

保罗:
“直走不就行了吗?这是最宽敞的道路了,也是最短距离。”

基斯:
“驳回。”

保罗:
“啊?为什么啊?”

基斯:
“这个时节,那条路的雾会越来越浓。委托人不是说过行李里装的是保存食品吗?”

保罗:
“啊,是这样吗?”

基斯:
“你没在听吗?不是说过要把能存放很久的保存食品运到人口日益稀少的村子里吗?”
“保存食品大多是晒干的。最合适的路线是稍微绕远路……南边的迂回路。”

保罗:
“………………”

这是保罗没考虑过的事。
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干的话,就会不在意环境直接运货,最坏的情况,说不定会导致里面的东西全部报废。

保罗:
“……怎样都行啦!好了快走吧!”

基斯:
“好好,马我来拉就好,你就把货……喂,你已经骑上去了吗?”

保罗:
“吵死了!快点!”

保罗很焦躁。
虽然是个毫无强度可言远比自己弱小的家伙,但他作为冒险者的经验明显在自己之上。
在马车摇晃的过程中,保罗一句话也没说,基斯则一个人在说个不停。

基斯:
“然后,那时的那家伙啊……哦,太阳落山了。还是在太阳完全下山前做好野营准备吧?”

保罗:
“野营?再往前走段路,不就有个小镇吗?”

基斯:
“嗯?你去过那个小镇吗?”

保罗:
“嗯。”

基斯:
“那么,逗留过吗?”

保罗:
“?没有呢。我只是去前方顺路有经过这。”

基斯:
“不要住在那个小镇的旅馆,这在冒险者之间是常识。那小镇的民众都很贪得无厌的。”
“唉,毕竟你都没怎么和人正经地组过队吗,也难怪没人告诉过你。”

基斯的那张猴脸露出坏笑,然后麻利地准备着野营的工作。
保罗带着焦躁的心情,一脸不悦地照料着拉车的马。

基斯:
“喂,保罗,来吃饭吧!”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基斯向保罗发话,保罗有点膈应地围坐到篝火边。

保罗:
“!这个……”

基斯:
“嗯?有什么讨厌的东西吗?”

保罗:
“不是,这怎么回事啊?这都是你做的吗!?”

保罗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颜色漂亮的菜肴冒着热气,品类也很多。诱人的香味勾起了食欲。

基斯:
“材料几乎都一样。不过只要改变烹饪与调味的方法,用很少的材料也能做出好几道菜的。”
“好了,在凉了之前快吃吧。”

保罗:
“啊、嗯……”

虽然对基斯还有戒心,但肚子饿了也是事实。
保罗喝了一口汤。

保罗:
“!!好吃……!!”

基斯:
“哈哈,是吧?诀窍是小火慢炖。”

不光是汤。
烤出来的面包一点也不硬,主菜更是堪称一绝。
好吃到停不下来。
保罗对基斯的戒心霎时烟消云散,对眼前的饭菜赞不绝口。

保罗:
(怎么会这么好吃!?)
(都是这家伙做的!?就用这不能调节火候的篝火!?)

胃袋装满,食欲获得了满足,令自己焦躁的那些琐事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保罗:
(……够了,只能承认了。)
(这家伙根本不比我差,是个了不起的冒险者。)
“喂,基斯,再来一碗。”

基斯:
“好嘞!多吃点!”

也许是因为对基斯的敌意消失了,去指定村庄的路上没有出现不愉快的情绪,进展得很顺利。
成功送达货物,回程的时候——。
因为不用担心行李了,保罗他们走的是最短的路线。

保罗:
“开始有雾了。你说得没错。”

基斯:
“对吧?匆忙前进很危险的。再说有马在,还是慢慢走吧。”

保罗:
“等下!”

基斯:
“不是,慢慢走就行了,没必要停下来吧。”

保罗:
“不是说这个。”
“……被人盯上了。从雾中可以感觉到视线。”

基斯:
“!?”

保罗:
“9、10……还有更多吗?数量相当可观呢。”

保罗不动声色地握着剑。
基斯停下马,脸色铁青地回头。

基斯:
“说起来,我有听说过。经常有人目击到一群不知从哪里流亡来的盗贼……就是他们吗?”

保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是想趁着雾来袭吧。”

保罗:
“你,战斗呢?”

基斯:
“最、最低限度……?”

保罗:
“我就知道是这样。不要离开我身边……不,刚才那句当我没说吧。”

基斯:
“啊?为什么啊?”

保罗:
“刚才那句话啊,本来是想在什么时候和女冒险者搭档,或者护卫美女委托人的时候,作为决定台词说的啊。”
“花在你身上太浪费了。所以,刚才的不算数。”

基斯:
“那我该怎么办……”

保罗:
“只要在我目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会救你的。”

基斯:
“这样的浓雾中,目所能及的范围……”

保罗:
“哦,要来了。”

保罗拿起剑跳下马车,打倒了从雾中出现的袭击者。

保罗:
(只是数量多,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水神流的道场被师兄们纠缠了好几次。
已经习惯与多人对抗了。

保罗:
(经验派上用场了!太感谢了!……之类的想法,我是绝对不会有的!)

除了遭遇了袭击者之外,没有任何问题,委托顺利完成了。
作为暂时的队长,保罗到公会领取报酬,然后从中分出基斯的份额交给他。

基斯:
“喂?这也太多了吧?这不就完全平分了吗。”
“我不是说过7:3就可以了吗?而且在战斗中我什么都做不了……再少一点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保罗:
“不能只根据在战斗中表现的好坏来决定报酬的多少吧?”
“收下吧,这是你应得的报酬。”

基斯:
“!!”

基斯一脸惊讶,尴尬地接过装钱的袋子。

基斯:
“……真的可以吗?你可能不知道吧,我这种的都被叫作搬行李的哦?”
“和我组过队的家伙,没人愿意把钱合理地分给我。你其实,也可以这样做——”

保罗:
“别开玩笑了。完成工作的家伙都领不了报酬,那谁还有权利领报酬?”
“听好了!我只说一次!你做的饭很好吃,你的知识也派上了用场。”
“所以报酬是平分的。你再说那些废话,小心我揍你。”

基斯:
“哈、哈哈……这算什么啊……你这家伙还真是……”

基斯似乎相当动摇,脸上浮现出难看的笑容。
然后沉默了一会儿,战战兢兢地开口。

基斯:
“喂,保罗……”

保罗:
“干嘛?”

基斯:
“虽然之前说组队仅限一次,但那话,可以不算数吗?以后也和我搭档吧。”

保罗:
“………………”

基斯:
“等你什么时候有意向了,和我说一声就行。”

保罗: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决定只接受女人的邀请的。”

保罗哼了一声,离开了公会。

虽然保罗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基斯的邀请,但之后两人还是有多次合作完成委托。
有时是基斯主动邀请,有时保罗也会不情愿地、真的不情愿地邀请基斯。

基斯:
“保罗!恭喜你升级了呢!这样你也是个C级冒险者了。”

保罗:
“啊,和你站在一起了。算了,我马上就能追上你。”

基斯:
“哈哈,我想也是。……可是,能那么简单吗?”
“我听说了,你又被赶出队伍了吧!这次又做了什么?嗯?”

面对一脸坏笑的猴脸男,保罗不高兴地皱起眉头。

保罗:
“我和队伍的一个成员一起进了旅馆,结果那人居然是队长的女人。”

基斯:
“那真是修罗场啊!难怪被赶出来了。”

保罗:
“嗯,后来因为他要打我,我反而把他打得满地找牙了。”
“那样弱小的家伙竟然有美女恋人……!而且同为一个队伍的成员,岂不是随时随地想做就做吗!!”

基斯:
“你呀……又为了无聊的理由发狂。这样一来,不就再也没人愿意让你进队伍里了吗。”
“光凭剑术的话,B级……不,明明有足以匹敌A级的力量,真是浪费……”

保罗:
“……烦死了。”

基斯:
“问题在于品行吧,品行。”

保罗无视深情低语的基斯,站了起来。

基斯:
“嗯?你要去哪里?”

保罗:
“庞普亚。”

基斯:
“庞普亚是位于王龙王国北端的城镇吧?”
“那是个脱离国家的城市,有很多中坚冒险者。别想去那惹事……对你这么说也没用吧?”
“行吧!我也一起去!”

保罗:
“啊?!我可没拜托你!”

基斯:
“正好也没接到委托!我去做准备,你到街口等我吧!”

话音未落,基斯就飞奔而去。
剩下的保罗叹了一口气。

保罗:
(……算了,也行。)

出乎意料的,变成了保罗和基斯两人前往王龙王国的庞普亚——。

  

——顺利完成委托后,保罗和基斯在庞普亚的酒馆吃饭,并确认得到的报酬。

保罗:
“随便拿一半走吧。”

基斯:
“随便拿……我说你啊……”

保罗:
“我现在很忙,找我搭话等以后吧。”

基斯:
“说什么忙啊,不就是在吃饭吗?……你在看哪里?”

在保罗视线的前方,一帮冒险者装扮的女子们正愉快地喝着酒。

基斯:
“你想上前搭话吗?别了别了,一看就知道的吧?那些人都相当强势。”

保罗:
“这你就不懂了吧。从衣服上的伤痕和污渍来看,那是战斗结束后的庆功会。”
“战斗过后,人的情绪自然会高涨,这种时候再有酒作伴,就更会自然地把自己开放奔放的姿态展现给人看了。”

基斯:
“别去想那些龌龊的事啦。要闹大麻烦的气味已经扑鼻而来了。”

保罗:
“说啥傻话。只是想痛快地玩一玩,怎么就这么确信会发生什么似的……”

基斯:
“又不是没发生过。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劝你别惹是生非。”

保罗:
“………………”

会乖乖地接受基斯的忠告的话,那就不是保罗了。
几个小时后,在欲望的驱使下,保罗和女冒险者们拥进了旅馆。
结果,该说果不其然吗,保罗陷入了麻烦之中。

基斯:
“我不是说了嘛!”

当然,基斯也理所当然地被卷入其中,负责处理问题。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两人在这段时间里,以镇上一家名为大鸟亭的酒馆为据点,住在了庞普亚。

基斯:
“哈啊……为了处理赚不了几个钱的问题,竟然要到处跑……!”

保罗:
“随便找几个委托,狠狠地赚一笔回来不就行了吗?”

基斯:
“以我们的等级,能赚大钱的委托是接不了的。”
“能赚钱的B级以上的委托,基本上都是针对正式队伍的。”

保罗:
“看来只能找个队伍进了……”

基斯:
“这一带没有人会想让你入队的。”
“干脆,召集一些和你相似的没人要的家伙,一起组个队如何?我也可以进去哦!”

保罗:
“你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一定要组队的话,还是和可爱漂亮的女孩子一起才好。”

基斯:
“真是吸取不了教训的家伙啊。就是因为你老是把队伍里的女性当女人看待,才没有队伍要你的啊。”

基斯无奈地叹了口气。
保罗耸耸肩。

保罗:
“嘛,倒也不是一定要组队啦。不特意去组队也没问题,只要我能单飞升到更高的等级就可以了。”

基斯:
“你不是说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吗?还是什么?有什么好方案吗?”

保罗:
“嗯,有啊。你看,这把剑。”

保罗说着,从腰间拔出剑鞘,放在桌子上。

基斯:
“挺好的剑呢,怎么了?”

保罗:
“剑是挺好的,但也仅此而已。”
“自古以来,所谓英雄,不都是是使用着圣剑或魔剑,啪嗒啪嗒地打倒凶恶的恶魔或巨大的怪物的吗。”
“而且是只身一人哟。”

实际上,保罗就曾目睹过,水神列妲的剑就闪耀着特别的光芒。

基斯:
“所以,你想说什么?”

保罗:
“超强的本大爷加上超强的本大爷看上的超强的剑,solo上位不再是梦。”

基斯:
“……嘛姑且有点道理。那接下来怎么做?你所说的那把厉害的剑,有线索吗?”

保罗:
“从水神列妲那儿夺取。”

基斯:
“啥?水神?拔剑的瞬间人生就结束了啦。”

保罗:
“……也是啊。”

开个玩笑反而被正论驳回,保罗没趣地挠了挠头。

保罗:
(组队什么的太麻烦了)
(退100步,和有魅力的女孩子组个队倒还好说。)

虽然这么想,但心里还是知道的,今后要想快速提升自己的等级,最好的办法就是组队去接更高等级的委托。
这时,大鸟亭的门猛地打开,一个冒险者冲了进来。

冒险者:
“不得了!”
“上次的那个遗迹!那果然是米里斯教团的古神殿!”
“不仅如此!那个遗迹的深处有守护者,而且居然,居然!据说在那个守护者身后啊,放置着圣剑!”
“是圣米利斯、遗失的圣剑!”

男人的话让酒馆里的其他冒险者骚动起来。
保罗和基斯也不例外。

保罗:
“失落的圣剑……!喂,基斯听到了吗?”

基斯:
“当然!”

保罗:
“真是天助我也。这感觉仿佛这圣剑就是为我而出现的!”

圣米利斯的武器。
那是神赐予圣米里斯的,世上最强的武器。

保罗:
“基斯!走吧!怎么可能不去入手啊!”

酒馆里沸腾了。
保罗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想直接冲出去——。

???:
“你们给我安静点!”

兴高采烈跃跃欲试的冒险者们,被一个男人的大声一喝镇住了。
那个男人,是镇坐在这个酒馆最好的位置上,愉快地喝酒的人。

保罗:
(那家伙……被好几个美女陪侍着!)

基斯:
“托斯曼……”

保罗:
“你认识?”

基斯:
“你难道不知道吗?”
“那家伙是A级冒险者队伍『审判之主(Lord of judgment)』的队长托斯曼……”

保罗感觉到酒馆里的气氛瞬间发生了变化,他静静地瞪着托斯曼,等待着他说些什么——。

   

翻译:幻想的植物
保罗外传第三章 冒险者篇第一话《冒险者保罗》

  

上一话      下一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