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外传第1-3话 诺托斯家的恶童

第一章 离家出走篇
第3话 诺托斯家的恶童

翻译:幻想的植物

阿玛兰特·诺托斯·格雷拉特。
保罗接到他的亲生父亲,诺托斯家的当家的信,急忙赶回了老家。

阿玛兰特:
“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回来吗?”

保罗:
“就算你问我……可信上只写了让我赶紧回来啊。”

阿玛兰特:
“最近你的行为让人看不下去。你在学校干的那些荒唐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保罗:
“那事啊……嗯,最近可能确实玩过头了……”

女生之间因为自己而发生争执,也让他感觉到了麻烦,愉快的心情也被削弱了。

保罗:
“但是,前提是对方也同意啊。很多女孩也都不是第一次了……也有和别的男生玩的。”
“所以,不用那么在意——”

阿玛兰特:
“你闹够了没有!!”

怒吼的同时,父亲的巴掌打在了保罗的脸上。
那常年锻炼剑术的手臂打得身体还处在成长期的保罗一屁股跌到了地上,呆呆地望着阿玛兰特。

保罗:
“父、父亲?”

阿玛兰特:
“我本以为只要让你去上学,你就会萌发身为贵族的自觉,就会成长为合格的诺托斯·格雷拉特家的长子,但你却以这种方式背叛了我对你的信赖!”

保罗:
“背叛……是和女孩子一起玩的事吗?可是,身为格雷拉特家的男人对女孩子有兴趣也是没办法的事,您之前不是这么说过吗……”
“而且……‘不管方法如何,和贵族的女儿们深交也是件重要的事,对今后也有好处 ’不也是父亲你说的吗”

阿玛兰特:
“不要推卸责任!我不是在指责你和女人太亲密!”

保罗:
“那是说什么啊——”

阿玛兰特:
“你没有看人的眼光,选了个到处吹嘘自己被诺托斯·格雷拉特家的长子抱在怀里的口风不紧的人作为玩伴。”
“要摸清自己要出手的女人的背后关系……她是谁家的千金,和谁有婚约,和我们家的权力平衡如何,这些你全都无视了。”
“所以,才会对中级贵族的未婚妻出手。前些天,我收到了一封中级贵族寄来的告状信。”

保罗:
(这……)

我马上明白了,那是前几天在学校发生争执时的事。
保罗握紧了拳头。

保罗:
“那家伙,因为自己没有胆量打过来,所以才拜托父亲的吗……!没出息的家伙……!”

阿玛兰特:
“没出息?你也配说?”

冰冷的声音。
充满怒气的头脑骤然冷却下来。
父亲的视线越来越冷淡。

阿玛兰特:
“给你擦屁股的是我。虽然很顺利地平息了事态,但还是欠了中级贵族的人情。”

保罗:
“欠了中级贵族人情?”

阿玛兰特:
“……告诉你吧,愚蠢的儿子。”
“我之所以愿意和贵族女人深交,是因为只有两个人的场合可以得到别家更秘密的情报。”
“如果只是为自己的快乐而追求女人,只要快乐什么样的女人都无所谓,那你就只是个色情狂。”

保罗:
“色情狂……我吗……”

张着嘴无法反驳。
自己确实尽情地享受着。

阿玛兰特:
“有像你这样的哥哥的皮列蒙真可怜。”

保罗:
“诶?”

阿玛兰特:
“那孩子年纪虽小却很优秀,最重要的是,他会为了习得贵族的举止而认真努力。”

阿玛兰特:
“喂!”

仆从:
“……在,老爷有何吩咐?”

应该是从刚才起就站在房间前面了吧。
在阿玛兰特的招呼下,仆从走了进来。

阿玛兰特:
“让保罗回房间去,在我允许之前,一步也不要让他出去。”

仆从:
“知道了……少爷,我们走吧。

保罗:
“………………”

茫然自失,说不出话来。
阿玛兰特没有用父亲的眼光看向自己。
自己被放弃了。
保罗很容易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在仆从的陪同下回到自己的房间。
由于从学校回来后先是直接去了父亲身边,所以有好久没进房间了。

仆从:
“少爷,你一定要老实,好好反省。老爷的怒气非同小可……”

保罗:
“……只能老实点了。”
“窗子上什么时候嵌了格子了?父亲从一开始就打算把我关起来吗?”

仆从:
“……等到了吃饭时间我会再来。”

仆从没有回答保罗的问题,走出了房间。
外面传来上锁的声音。

保罗:
(这么说来,从以前父亲就常说,要我做个像样的贵族之类的话吧……)
(意思是说要全部算计好,考虑是否能带来利益再行动吗?)
“……那种事,一点乐趣都没有啊。”

只以是否快乐、是否让人心动为标准行动的结果,就是这软禁生活。

保罗:
(的确,我因太放纵了而犯下了错。但是……)
(我不认为自己全都错了)
(如果做任何行动都要先计算利益得失,那贵族的生存方式也太无聊了……)

  

软禁生活继续。
虽然仆从建议:“就走个形式也可以……”,但保罗就是不肯开口说出反省的话。
上了锁的门的另一边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尽管如此,还是能听到佣人们的声音。

女仆A:
“家庭教师们都在夸赞皮列蒙少爷既认真又优秀呢!”

女仆B:
“而且很沉着,年纪虽小,却很有绅士风度。”

女仆A:
“和哥哥不一样,是个小绅士呢。保罗大人从小就摸我们女佣的屁股,还会钻进裙子里。”

女仆B:
“结果就这么长大后也还是那样子,也难怪会惹怒老爷,被关起来。”

女仆长:
“啊,大家都在这里啊,皮列蒙大人叫你们过去下。”

女仆A:
“啊!皮列蒙大人吗?得马上过去!”

女仆B:
“如果中意我们的话,说不定会让我们做专属女仆呢!快走吧!”

听到了啪嗒啪嗒走远了的脚步声。
看来她们做梦也没想到保罗能听到这些声音。

保罗:
(皮列蒙吗……)

皮列蒙曾多次拜访保罗。

保罗:
“……有什么事吗?”

皮列蒙:
“这还用说吗?我很担心哥哥……因为一直被关在房间里……”
“谢谢你帮我开锁,我想和哥哥两个人谈谈,你在外面等一会儿。”

仆从:
“明白了。”

仆人低头行礼,走出房间,只剩下兄弟二人。
皮列蒙露出了与他那稚嫩的脸庞不相称的嘴脸。

保罗:
(啊……)

皮列蒙:
“居然被关在这种地方,原来大家说的都是真的!”
“保罗脑子不好使,不配当贵族的继承人呢!”
“保罗,我得好好谢谢你才行,多亏你总是做傻事,我才能什么都不做就收获大家的表扬呢。”(此句出现在游戏文本里)
“你知道吗?大家都在说,比起不成大器的长子,还是次子更配当后继者。”(此句出现在游戏文本里)

保罗:
“你是特意为了确认这件事才来到这里的吗?连仆从都被骗了,你挺闲啊。”

皮列蒙:
“你说什么呢?!”
“我可不闲!是因为优秀所以才能有多出来的时间!连家庭教师都夸我呢!”

保罗:
“这么大声没关系吗?外面可都能听见哦。你不一直在仆人面前隐藏本性吗?

皮列蒙:
“什、什、什么啊!你想威胁我吗!?”
“你要敢说,我也会向父亲告状,那样你就再也别想出来了!”
“哼!到时候只要我说是被你欺负了就行!这话要是传进父亲的耳朵里,你今后也别想从这房间里出去了!”(此句出现在游戏文本里)

保罗:
(居然搬出父亲的名字虚张声势……这就是我弟弟吗……)
(一段时间不见,变得越来越无可救药了啊。)

不到5岁的弟弟对我说什么,我都不痛不痒。
保罗躺在床上。

保罗:
“看来没啥正经话要说啊。我很忙的,赶紧滚吧。”

皮列蒙:
“少来!不就是在睡觉吗?!当我傻吗!?干啥啥不行的问题儿童。”

保罗:
“这都听谁说的啊?……算了,随你怎么说吧。”

皮列蒙:
“……哼!不过是在逞强罢了,你被关起来了,孤身一人。”
“爸爸……还有妈妈,根本就不关心你!”

保罗:
“……嗯?”

皮列蒙:
“大家都在说呢!说你是诺托斯·格雷特家族的耻辱!”
“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都没有人会爱你的!”(此句出现在游戏文本里)

皮列蒙鄙夷地笑了笑,走出了房间。
传来锁上门的声音。

保罗:
(所以那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啊?……算了,无所谓了……但是……)
“皮列蒙,还真是不赖啊,那张笑脸,确实很有贵族范……是我最讨厌的那类表情。”

在学校和派对上经常看到的,是种向比自己地位低的人显露出的笑容,而弟弟对保罗露出了这样的笑容。

保罗:
(就像那家伙说的,父亲觉得我是耻辱……也可能根本没爱过我……)
(但是,我可以断言母亲才不会这样)

结果就这样被关在房间里结束了这一整天。
在镶着铁栅栏的窗外,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那个自己每天都在焦急等待着的人今天也进来了。

保罗:
“妈妈!您今晚也来了啊!”

瓦伦蒂娜:
“嗯,当然了。我可爱的保罗……明明在同一个宅邸里,却只能像这样偷偷地在深夜见面……”

看见仆从关上了门。
拥有钥匙的除了家主阿玛兰特,就只有仆从。
瓦伦蒂娜瞒着阿玛兰特开了门,每天晚上都来看保罗。

瓦伦蒂娜:
“我也拜托老爷了,希望他能早点原谅保罗……但是他不听我的……”

保罗:
“只要妈妈能来看我,我就保持现在这样也没关系!”

瓦伦蒂娜:
“唉!那可不行!”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而说的话,母亲却正面否定了。
然后把保罗轻轻抱在胸前。

瓦伦蒂娜:
“保罗从小就是个充满活力的男孩,不是吗?这样的房间对你来说太狭窄了。”

瓦伦蒂娜:
“交给妈妈吧,我一定会让你离开这里的。”

保罗:
“……请不要太勉强。”
“我不认为父亲会轻易原谅我。大概对那个人来说,我是个让他蒙羞的儿子吧……”

被判软禁后,他再也没有见过父亲阿玛兰特。
最后一次见面时那冰冷的眼神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瓦伦蒂娜:
“不,不,绝对没有那回事,对老爷来说,你是他重要的儿子。”
“而且他现在也还期待着保罗,还说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好好继承家业……”

保罗:
“诶……?”

瓦伦蒂娜:
“就算是上级贵族,光是剑术优秀也是活不下去的……”
“所以,为了不让你在将来成为诺托斯·格雷拉特家的当家时为难,才会严厉地对待你,要求你做个像样的贵族。”

保罗:
“父亲是这么想的吗?”

瓦伦蒂娜:
“呵呵呵,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仿佛自己思考着的事情都被写在了脸上一样。
保罗主动抱住了正笑着的瓦伦蒂娜。

保罗:
“确实,一下子是很难相信……但,既然母亲都这么说的话……”
“下次,我想和父亲见一面,然后在那里好好地传达我的想法……如果他能理解的话……”
(我这边,也稍微试着去面对贵族的世界……面对父亲吧。)

环抱着母亲的背。

保罗:
(……?)

保罗感到了些许异样。
但那感觉仅仅一瞬,就因为被母亲抱在甜香四溢的怀中,而马上从脑海中消失。
保罗怎么也没想到,忽视了这小小的违和感,会令他抱憾终生——

  

又过了几天。
每天晚上都来保罗房间拜访的母亲,不知为何突然不见了踪影——。

保罗:
(为什么呢……母亲不来了……)
(难道被父亲发现了,母亲也被软禁了……!?)

再怎么想也得不到正确答案。
如今自己被软禁在房间里的状况下,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女仆:
“失礼了,保罗少爷,这是为您准备的夜宵。”

保罗
“!!啊,进来!”

这位在保罗小时候作为新人来此工作的女仆,如今已晋升为出色的女仆长。
保罗走近正在准备食物的女仆长。

保罗:
“仆从在外面?”

女仆长:
“不,锁上门后就回去工作了,我想应该会看准少爷吃完饭的时候再回来。”

保罗:
“是吗……那个,女仆长,我有件事想问你……”

女仆长:
“有什么事吗?”

保罗:
“那个……你知道母亲的情况吗?被软禁后就没见过面了,她还好吗?”

女仆长:
“啊……啊,这个……对不起,老爷吩咐过,不能向少爷传达屋外的事情……”

保罗:
“拜托了,就这一点,你能告诉我吗?”

女仆长:
“……对不起。”

一看到女仆长的脸,就知道她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没办法。
而且……

保罗:
(一脸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表情……不会有错,她知道妈妈发生了什么!)

女仆长:
“少爷?!”

保罗把手伸向女仆长,从她的裙子上轻轻碰了碰她的屁股。

保罗:
“你以前就很温柔,即使我钻进这里你也不生我的气,总是帮我藏起来躲开仆从……”

女仆长:
“……作为女佣,这是理所当然的。”

保罗:
“真的只是这样吗?不是为我着想,担心我被抓住挨骂才帮我的吗?”
“希望你能再次帮帮我……”

女仆长:
“……少爷长大了,我的帮助已经……”

保罗:
“才没有的事,我现在依然需要女仆长的帮助,你是我温柔的伙伴吧……?”

女仆长:
“………………”
“……我知道了。我来告诉你夫人的事吧。”

她露出犹豫的表情,但当保罗紧紧地盯着她看时,她点了点头。

女仆长:
“其实,夫人……因病搞垮了身体,一直躺在床上……”

保罗:
“诶……”
“生病……什么原因?!有好好治疗吗?”

女仆长:
“老爷好像在领内外召集医生和术士,但目前还没有显著的成果……”

保罗:
“怎么会……”

现在这样的时候,母亲还在病床上痛苦不堪……。
一想到这里,我就坐立不安。

保罗:
(为什么偏偏这种时候,我被软禁了……)
“……我要去见母亲。”

女仆长:
“难道你打算溜出去吗?!”

保罗:
“……没有别的办法,想必就算拜托父亲也不会答应吧……我有个作战计划。”

要这样一直被关着我可不奉陪。
这是保罗被软禁后一直酝酿的作战计划。

保罗:
“为了取得成功需要你的力量,我保证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希望你能帮我。”

女仆长:
“……明白了,如果我能帮上忙的话,我很乐意伸出援手。”

保罗:
“谢谢!话不多说……等仆从回来,你就帮我转达,说我有话要谈。”
(作战计划还是尽早开始比较好……)
(母亲,请等我一下……我一定会帮到你的……)

保罗把作战计划告诉了女仆长。
然后等待着行动的瞬间。

  

第二天——

仆从:
“少爷!少爷!请您快出来吧少爷!”

屋里回响着仆从的声音。
保罗感觉到他的气息和声音渐渐远去,便掀开女仆长的裙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保罗:
“……好像已经走了。女仆长,谢谢你把我藏起来。”

女仆长:
“不、不……已经可以了吗?”

保罗:
“嗯,如果被发现你在帮我,你也会挨骂的。按照计划,到这里就没问题了。”

女仆长:
“是吗……有点遗憾——”

保罗:
“什么?”

女仆长:
“啊不,没什么……!比起这个,能顺利进行真是太好了!”

保罗:
“我想,如果我说想直接向父亲道歉,仆从就会帮我转告,那样我就能离开房间了。”
“接下来就简单了。我以前就很擅长趁那家伙不备逃跑,而此时还有能为我提供藏身之处的盟友。”

并且就算他怀疑女仆长,也不能掀开裙子确认。

保罗:
“母亲的房间里还有别人吗?”

女仆长:
“除了夫人以外,没有其他人。医生每天来的时间都是固定的,而且现在正是太太休息的时间……嗯……”

保罗:
“是吗?谢谢你。”

一边道谢,一边抚摸女仆长的腿。
与过去不同,如今对女性有了认知后,保罗的手具备了明确的意图。

女仆长:
“啊……保罗大人……不,不快点的话,没问题吗?”

保罗:
“……啊,嗯,是啊。再见了,女仆长,下次再向你好好道谢!”

女仆长:
“道谢……啊!不,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与面红耳赤的女仆长道别后,保罗急急忙忙地来到了母亲的卧室。
如她所说,房间周围没有任何人,很容易就能进去。

保罗:
(啊……)

许久未踏足过的母亲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药味,也许是因为拉上了窗帘,感觉比以前更昏暗。
宽大的床上,躺着母亲的身影。

保罗:
“妈妈……几天不见,怎么会瘦成这样了?”

瓦伦蒂娜:
“………………”

轻轻地握住母亲的手,生怕吵醒她。
肉体状况变得很差,几乎能感觉到皮肤下面的骨头。

保罗:
“……不,不对……”

一接触瓦伦蒂娜,就回想起某个夜晚,被母亲抱在怀里时的违和感。

保罗:
“那个时候……母亲开始变瘦了?”
(就是说……那时母亲的身体就已经不对劲了吗?)
(我为什么……没能注意到……!)

对自己的迟钝感到气愤。
无处发泄的悲愤与自责,让保罗的视野渐渐模糊。

保罗:
“妈妈……我……”

有没有什么自己能做的事?
保罗用乱糟糟的脑袋思考,拼命寻找答案。
终于想出了一个结论,粗暴地擦去眼泪,用双手紧紧握住瓦伦蒂娜的手。

保罗:
(快想起来……在学校学过的吧,那天难得去上了课,应该有听进去。)

保罗:
“神圣之力是香醇之粮,赐予失去气力之人再次站起来的力量吧,Healing……”

保罗的手发出淡淡的光——
——但,很快就消失了。
母亲的样子没有变化。
依旧满脸痛苦地睡着。

保罗:
(不行吗……)

没有认真听课或许也是原因之一吧,不过保罗原本就没有魔术的才能。
这一点他本人也有自知之明。

保罗:
(以我的力量,无法治疗母亲……我能做的是……)
(……不管怎么说,继续被软禁的话,我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了,既然如此……)

保罗在熟睡的瓦伦蒂娜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离开了母亲的卧室。
然后,径直走向父亲的办公室。
途中被正面撞见的仆从说了些什么,但没有理会。
现在可没空管这些。

阿玛兰特:
“刚刚宅邸里是有什么骚动吗?”

保罗:
“是心理作用吧?对吧?”

仆从:
“……是,您说的是。宅邸和往常一样。”

保罗判断仆从“总不会报告说自己一个不注意放跑了人”吧,便和仆从提议保密,对方表示同意。

阿玛兰特:
“……好吧,然后呢?保罗,我不是叫你呆在房间里反省吗?”
“我没时间,你有事就长话短说。”

保罗:
“那是因为……我无论如何都想直接向父亲道歉……”
“这次是我……不,是我轻浮的行动,给诺托斯·格雷拉特家族抹黑了,真的非常抱歉。”
“今后我会洗心革面,注意无愧于家名。请原谅我……”

阿玛兰特:
“………………”
“我说了我没空吧。现在没有时间管你……随你的便吧。”

保罗:
“是,非常感谢。不过现在学校里传遍了我的丑闻,我还是暂时在家里老实待着为好。”

阿玛兰特:
“老实待在家里吗……”
“好吧。但是,瓦伦蒂娜……禁止你会见你的母亲。”

保罗:
“咦……为什么?”

阿玛兰特:
“她太宠你了。如果不接受或违抗这个条件,那解除软禁或许为时尚早。”

拥有决定权的阿玛兰特都这么说了,保罗也只能接受条件。

保罗:
(连母亲的病情都不准备告诉我,就这么不想让我见她吗……?)

虽然抱有很多想法,但目前有必要表现出反省的态度。
保罗不情愿地说:“我明白了……”并点了头。

阿玛兰特:
“知道了就赶快滚出去。”

阿玛兰特把目光从保罗身上移开,让他重新开始本已中断的工作。

保罗:
(比我想象的要轻松地解除了软禁。)
(……父亲对我就这么没兴趣吗……是真的觉得无所谓吧……)

保罗走出办公室,关上了门——

阿玛兰特:
“那个医生怎么样了?”

保罗:
(医生……?)

听到这句话,关门的手停了下来。
留出一点缝隙,保罗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对话。

仆从:
“是的……中途的行踪查找完毕,好像是流落到了贫民窟……但之后的去向还没……”

仆从:
“贫民窟里的人各个都抛弃了过去,而且对外部的人口风很紧……”

阿玛兰特:
“别找借口了!快把那家伙……把贫民窟的医生带来!!”
“只要有那个人的本事与知识的话……!就能拯救瓦伦蒂娜……!”

保罗:
(!!)
(贫民窟的医生……?那个人在的话,母亲就能得救了吗……?)

从那以后,保罗迅速展开了行动。
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安静地关上门,换好衣服溜出宅邸。
目的地是贫民窟。
虽说是治安不太好的地区,但他并不感到不安。

保罗:
(没问题。我有剑。)

抱着这样的想法,只身前往贫民窟……。

流氓A:
“医生啊?这儿有这么优秀的人吗?”

流氓B:
“这里不是小鬼该来的地方!不想受伤就快给我回去!”

不管问谁……都没人掌握医生的信息。

保罗:
(线索,零……)
“……才第一天,明天一定……!”

从那天起,开始了每天往返于宅邸和贫民窟之间的日子。
凌晨起出发,晚上很晚才回家。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在这慌乱的屋里,没有人关心保罗的动向。
然后……在多次来往贫民窟的这段时间里,保罗与一名娼妇建立了不浅的联系。

娼妇:
“经常出入贵族宅邸的那类医生啊……”

保罗:
“什么信息都可以,和医术高超的医生有关的传闻你听说过吗?”

娼妇:
“嗯……如果我知道了什么,是可以告诉你啦……但线索太少了。”
“如果现在还在当医生的话,就不会住在这贫民窟了吧,肯定早就离开这座城市,在哪里当着普通的医生了。”

保罗:
“是有什么不能正常工作的理由吗?”

妓女:
“小傻瓜,说到底如果对方真有什么隐情,就更不可能让贵族的人知道自己了。”

保罗:
“……但是,只有这个办法了。”

职业和住所。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线索。

保罗:
(爸爸好像也还没找到……)

保罗阴沉着脸叹了口气,娼妇妩媚地搂着他的腰。

娼妇:
“哎呀消沉下来了?要不要我来安慰下你?是你的话可以给你特别优惠哦!”

保罗:
“……不,今天就先回去了。还有,这些……有什么消息了就告诉我。”

把从家里带来的钱交给娼妇后,娼妇将红唇贴在了保罗的嘴唇上。

娼妇:
“竟然把这么多钱交给没有提供服务的娼妇……喂,果然还是给我一点时间吧,我马上带你去极乐世界看看……好吗?”

保罗:
“……我想,这一下子快不了吧?”

娼妇:
“我这本职的真本事,就请你亲.身.体.验下吧!”

将积存的热量散发出去,看到了极乐世界后的保罗,离开贫民窟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保罗:
(现在大概几点?完全晚了啊……)

抬头仰望天空——

保罗:
“啊……”

满天星空
大大小小的白光忽闪忽闪,那虚无缥缈的美丽,让保罗停住了脚步。

保罗:
“有流星划过……”
(星空有这么美吗?啊……真想让母亲也看看啊……)

瓦伦蒂娜卧室的窗帘是拉紧的,想必是看不到这片星空的吧。

保罗:
(这个时间,屋里的人应该都睡了吧。)

保罗停下的脚自然而然地动了起来。
此时——。

瓦伦蒂娜:
“保罗……”

保罗:
“!……妈妈?”

母亲不可能在贫民窟。
尽管如此,还是听到了瓦伦蒂娜的声音。
心脏扑通一跳。
脑子里响起了警钟。
瞬间,保罗两腿用力蹬地跑了起来。
急忙回到宅邸。
明明已经过了半夜,房子里却亮着灯。

保罗:
“妈妈……!!”

毫不犹豫地跑向母亲的卧室。
顺势把门打开,冲了进去……。

皮列蒙: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母亲大人啊!快醒醒,求您快醒醒……!!”

阿玛兰特:
“瓦伦蒂娜……对不起……我没能救到你……对不起……!”

皮列蒙和阿玛兰特跪在床边。
母亲瓦伦蒂娜脸上毫无血色地沉睡了。

保罗:
“……骗人的。”

颤抖着脚步走近。

保罗:
“母亲?”

缓缓地伸出手。
但还没走到母亲身边,那只手就被粗暴地甩开了。

皮列蒙:
“不要碰妈妈!都是你的错!”

保罗:
“……啊?”

皮列蒙:
“都是你的错!母亲才会死的!!还给我!还给我!把母亲还给我!!”

保罗:
“开什么玩笑!什么呀?我的错?!就算再怎么讨厌我,这种话也不能随便——”

阿玛兰特:
“闭嘴!”

保罗:
“爸爸、爸爸……”

在阿玛兰特的怒吼下,保罗停止了动作。
父亲用那只手抱起了弟弟。
皮列蒙被父亲抱在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阿玛兰特的眼神中带着冰冷的愤怒,射穿了保罗。

阿玛兰特:
“至今为止都到哪去了?”

保罗:
“这是……”

阿玛兰特:
“不,够了,别说了。白粉和低俗的香水味……足够说明一切了。”

阿玛兰特:
“母亲生死存亡之际还有心思去娼妇那里,果然只是个色情狂吗。”

保罗:
“!!这、这是……有理由的——”

阿玛兰特:
“闭嘴!再说什么理由又有何用,瓦伦蒂娜再也不会苏醒过来了……”
“保罗,愚蠢的儿子……是你杀了瓦伦蒂娜。”

保罗:
“!?连父亲都,说什么啊……”

阿玛兰特:
“宅邸里发生的事,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瓦伦蒂娜每晚都有去你的房间安慰你吧……?”
“她本来身体就不好……还每晚都要出门,为你劳心劳力……搞垮了身子。”

保罗:
“怎么会……”

阿玛兰特:
“你那沉迷享乐的奔放,杀死了瓦伦蒂娜……我最爱的妻子……皮列蒙唯一的母亲……!”

母亲身体很弱吗?
……我不知道。
我成了她的负担了吗?
……我不知道。
随着视野的晃动,保罗跪倒在地。

阿玛兰特:
“……把这家伙带走,不准他接近瓦伦蒂娜的尸体。这是当家的严令!”

仆从:
“……我知道了。少爷,请这边来……”

保罗:
“………………”

浑身无力的保罗在仆人的搀扶下走出了瓦伦蒂娜的卧室。
之后,就连葬礼当天,保罗都被禁止来到母亲身边,佣人们坚决不给予通容,最终他连最后的告别都未能如愿。

保罗:
(母亲的去世……)
(原来是我的错……?)

以瓦伦蒂娜的死为契机,保罗和宅邸的人们之间的隔阂变得越来越深,几乎无法修复。
他的父亲阿玛兰特完全放弃了保罗,对皮列蒙倾注了全部的爱。
主人对保罗的待遇也影响了佣人。

保罗:
(这家,就好像自己从来不是在这里出生长大似的,变成了个让人浑身不自在的地方了……)

保罗为了逃离这个家而回到学校,然而只有贵族子女的地方也和宅邸一样不舒服。
结果还没到12岁,就不再去上学了。

保罗:
(父亲什么也没说……已经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阿玛兰特:
“今日欢迎各位的光临。皮列蒙,向大家问好。”

皮列蒙:
“好!”
“今天,非常感谢大家前来参加我皮列蒙·诺托斯·格雷拉特的5岁生日派对!”

那天是皮列蒙的生日派对。
虽然在保罗那时也有豪华的内部装修,但完全比不上这次的华丽程度。

保罗:
(因为名义上是哥哥,所以被要求参加……)

阿玛兰特带着皮列蒙向每个客人打招呼。
那笑容太灿烂了……。

保罗:
(这才是自己值得骄傲的儿子,的感觉呢)
(相比之下我就像……墙边的花?咦?墙边花也能形容男人吗?)【壁の花:形容舞会上因容貌不出众等原因无人邀请的女士】

保罗:
(……嗯?)

千金A:
“……!!”
“保罗先生……”

千金B:
“不,不行啊!罗蕾奴!不能跟他说话!快看那边也有个上级贵族家的公子!”

千金A:
“是、好像是呢!我们去问候一下吧!”

保罗:
(该怎么说呢……)
那些以前见过好几次面的千金小姐们,都在与保罗四目相对的瞬间逃走了。

保罗:
(连初次体验的对象也……)

保罗明白,自己在贵族群体间是怎样被评价的。

菲利普:
“………………”

保罗:
(菲利普……)

许久未见的菲利普,一副下定决心的表情向自己这边走来。

保罗:
(停下,不用过来。)

菲利普:
“!”

四目相对,摇了摇头,菲利普停下了脚步。
保罗点点头,表示这样就可以了。

【*菲利普这段在游戏文本中可能被删了,只在网站上公示的文本里有这段】

皮列蒙:
“哥哥,你在这种地方吗?”

本日的主角出现在成了墙边花的保罗面前。
可能是因为周围人的目光吧,弟弟的表情很陌生。

保罗:
“主角来这种地方合适吗?”

皮列蒙:
“因为看见哥哥就一个人在这,是身体不舒服吗?那不如回房间里休息一下比较好。”

保罗:
“不,我没事,没问题。”

皮列蒙:
“真的?因为你的脸色这么得……”

皮列蒙边说边把脸凑了过来。

皮列蒙:
“……还不明白吗?我是说你很碍事,让你滚出会场。”

用只有保罗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完,皮列蒙微微一笑。

皮列蒙:
“我的生日派对,哥哥您不在场,我很难过……不过,哥哥还是保重身体更重要吗。”

保罗:
“……是吗?那我就告辞了……我也的确快无聊死了。”

无论是弟弟对自己的敌意,还是和以前截然不同翻脸不认人了的贵族,都让我感到生气。
保罗像是要让周围人都能听见般地说着,离开了那辉煌到刺眼的会场。
同时,走出了宅邸——

保罗:
(从很久以前……就一直觉得贵族的世界没什么意思……)
(岂止是不有趣,现在……)
“真是个令人恶心的世界。”

都是些利己的家伙,为了利益,连家人都能轻易舍弃,并将其视为理所当然。
疏远贵族世界的保罗所走的是完全相反的世界。

流氓A:
“贵族的小鬼头来这干什么?”

流氓B:
“你穿的衣服挺漂亮的啊,嘿嘿,看我把你扒个精光!”

保罗:
“……正好,现在,我……本大爷心情不爽,想好好发泄一番……!”

面对冲过来的流氓,保罗赤手空拳。
从弟弟的5岁生日这一天开始,保罗背弃了贵族的世界,成天泡在贫民窟里。

   

翻译:幻想的植物
保罗外传第一章 离家出走篇第三话《诺托斯家的恶童》

  

上一话      下一话

发表评论